兰州在线

“王树汶顶凶案”之22:借机揩油

  2019 花艺小凡子Ruth

  

  “王树汶顶凶案”之22:借机揩油‖老家许昌

  文‖君山

  (接上期,欲欣赏“王树汶顶凶案之21:小鬼难缠”的精彩内容,欢迎点击以下链接:“王树汶顶凶案”之21:小鬼难缠)

  刘学太随机就坡下驴,低声说道:老胡今儿个忙,他让我捎了信儿来!张书办只拿眼看他,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刘学太低声用嗓音说道:老胡有一份人情,他让我转交给你!说着,递给他两锭二十五两的纹银。

  张绍祖开始有些扭捏,见刘学太实心实意地给,顺手就接下了。刘学太见他接了银子,说道:老胡还有笔银子孝敬你,存在裕鑫票行里,银票回头就给你!说完,伸出了一个手指头,一闪就缩了回去。

  张书办会意,点头说道:客气!客气!心里却十分地受用,知道今儿个又有了进项收入,说话的口气自然和缓了许多。

  张绍祖是个灵透人,马上知道其中必有玄虚,只有点头表示领会。刘学太意犹未尽,压低声音说:等事情了结后,老胡还有心情孝敬!这事儿还须张书办周全一二。事已至此,你我一起蹚蹚老胡的这坑浑水吧!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张绍祖啥事儿都已透彻明了,再装糊涂就有些矫情。其实,刚才的一番话是他有意试探刘学太,他怕刘学太不曾与闻此事,自己过度热情,势必给人留下口实,一旦有所变故,自己就脱身不得;如若洗不净身子反受其累,那就逮不住狐狸反倒惹得一身骚气,这是衙门里的人最忌讳、最晦气的事。吃衙门饭的人,一个比一个刁滑,一个比一个世故。在衙门的公事上,吏皂们个个都是能躲则躲,能推则推,哪个也不乐意做露头椽子!

  张绍祖还有些不放心,他试图打探出更多的案底内容,便用不经意的口吻问道:毛师爷知道吗?他那里可是关口,任谁也越不过他的幕下!

  衙门里向来有规矩,既然大家都有份额,就不要打探别人的具体数目,那是当事人的心意,事情透彻了,反倒生出烦恼,惹出是非,徒然让大家心里不舒服。

  刘学太知道张绍祖的心思,连忙说:自然少不得毛师爷,老胡已经关照过了!没有他的默许,借老胡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张狂做下这事儿!

  既然是毛师爷参与的事体,就不好再设绊儿,他毕竟是老刑名,与上司的关系铁得很哩!

  

  张绍祖心里有了底儿,说话就有了底气。有毛师爷操办此事,运作起来就顺畅,酬金也断不会少!

  略略思考片刻,他就把眼睛抬高了,盯着屋顶的高处,轻轻拍着卷宗,幽幽地说道:有毛师爷引领,我等还会有啥说辞?不过,话要说在丑处不丑,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这个数是我净得的,不可连带别人!

  那是!那是!老胡也是个义气人,不会忘记弟兄们的情义,从今后大家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咋说也是在一起共事儿的弟兄啊!

  刘学太嘴上说着奉承话,心里却恨得打颤颤:姓张的这小子心狠手辣,他这是借机揩油哩!

  张绍祖仍然打着哈哈,其实就是打探老胡给毛师爷的价码。知道毛师爷参与其间,他心中有了底气。

  张绍祖顺势交代说:老刘啊,你一定要告诉老胡,咋着也不能亏待毛师爷。这可是生死攸关的人命大事儿,万万不可儿戏。庄田财帛算啥?命才是最值钱!钱是龟孙,没了再拼!没了命的话,啥球事儿也弄不成!

  刘学太虚与搭话,瞅个空隙,抱拳说道:张书办稍候,俺去老胡家一趟,把那个事儿办妥当!

  

  张绍祖笑得一脸灿烂,点点头与刘学太告别。

  人入了大牢,就好似鸟儿囚在笼子里。

  上上下下都打点了一遍,胡体安扳着指头算算,前前后后可没少费银子。这几天,他觉得自己跟孙子似的,见人就赔笑脸,见人就往人家兜里塞银子,好像老胡家犯了贱,家里的银子堆成了山,要散尽家财似的。

  最要命的是,人分三六九等,事儿分轻重缓急,不同的人要有不同的应承,要奉送不同的份额。

  关紧人物的银子断不能给少了,少了人家嫌礼轻,人家不但不上心,还会使绊子找纰漏,把事儿搅黄。

  无关紧要之人不能多给,也就是给个封口钱,只要他不出去胡咧咧,就是烧了高香!给多了,反而引起这些边缘小人物的攀比,茶余饭后没个把门儿的胡沁一通,散布的满街满巷都是闲言碎语,那就不好收拾了。

  诸事料理停当,胡体安不觉松了口气。几天来,这件事搞得他身心疲惫,终日里神不守舍,如今王树汶那小子人已圈在大牢里,他就想放松一下自己。

  他有两房媳妇,长房是发妻,已是人老珠黄,搂在怀里毫无情趣,两人也就很久没在一起居住,更无夫妻情事。好在妻子生有二男一女,女人家为人也敦厚,又有些治家的本领,把胡家里里外外调理得有条不紊。

  (未完,明日精彩继续)

  

  【作者简介】君山,本名赵俊锋,河南鄢陵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河南作家协会会员,河南戏曲学会会员,鄢陵文联原主席,鄢陵作家协会主席,出版有多部着作。

  1、本文由作者授权发表,文责作者自负,如有侵权,请通知“老家许昌”今日头条号立即删除。本文作者观点不代表“老家许昌”今日头条号立场。

  2、文图无关。文中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摄影者或原制作者所有,在此表示诚挚的感谢。本文所用图片如有侵权,请通知本公众平台立即删除。

  3、“老家许昌”版权作品,转载或投稿请发邮件至 。

  爱许昌老家,看“老家许昌”。 老家许昌,情怀、温度、味道!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王树汶顶凶案”之22:借机揩油‖老家许昌

  文‖君山

  (接上期,欲欣赏“王树汶顶凶案之21:小鬼难缠”的精彩内容,欢迎点击以下链接:“王树汶顶凶案”之21:小鬼难缠)

  刘学太随机就坡下驴,低声说道:老胡今儿个忙,他让我捎了信儿来!张书办只拿眼看他,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刘学太低声用嗓音说道:老胡有一份人情,他让我转交给你!说着,递给他两锭二十五两的纹银。

  张绍祖开始有些扭捏,见刘学太实心实意地给,顺手就接下了。刘学太见他接了银子,说道:老胡还有笔银子孝敬你,存在裕鑫票行里,银票回头就给你!说完,伸出了一个手指头,一闪就缩了回去。

  张书办会意,点头说道:客气!客气!心里却十分地受用,知道今儿个又有了进项收入,说话的口气自然和缓了许多。

  张绍祖是个灵透人,马上知道其中必有玄虚,只有点头表示领会。刘学太意犹未尽,压低声音说:等事情了结后,老胡还有心情孝敬!这事儿还须张书办周全一二。事已至此,你我一起蹚蹚老胡的这坑浑水吧!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张绍祖啥事儿都已透彻明了,再装糊涂就有些矫情。其实,刚才的一番话是他有意试探刘学太,他怕刘学太不曾与闻此事,自己过度热情,势必给人留下口实,一旦有所变故,自己就脱身不得;如若洗不净身子反受其累,那就逮不住狐狸反倒惹得一身骚气,这是衙门里的人最忌讳、最晦气的事。吃衙门饭的人,一个比一个刁滑,一个比一个世故。在衙门的公事上,吏皂们个个都是能躲则躲,能推则推,哪个也不乐意做露头椽子!

  张绍祖还有些不放心,他试图打探出更多的案底内容,便用不经意的口吻问道:毛师爷知道吗?他那里可是关口,任谁也越不过他的幕下!

  衙门里向来有规矩,既然大家都有份额,就不要打探别人的具体数目,那是当事人的心意,事情透彻了,反倒生出烦恼,惹出是非,徒然让大家心里不舒服。

  刘学太知道张绍祖的心思,连忙说:自然少不得毛师爷,老胡已经关照过了!没有他的默许,借老胡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张狂做下这事儿!

  既然是毛师爷参与的事体,就不好再设绊儿,他毕竟是老刑名,与上司的关系铁得很哩!

  

  张绍祖心里有了底儿,说话就有了底气。有毛师爷操办此事,运作起来就顺畅,酬金也断不会少!

  略略思考片刻,他就把眼睛抬高了,盯着屋顶的高处,轻轻拍着卷宗,幽幽地说道:有毛师爷引领,我等还会有啥说辞?不过,话要说在丑处不丑,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这个数是我净得的,不可连带别人!

  那是!那是!老胡也是个义气人,不会忘记弟兄们的情义,从今后大家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咋说也是在一起共事儿的弟兄啊!

  刘学太嘴上说着奉承话,心里却恨得打颤颤:姓张的这小子心狠手辣,他这是借机揩油哩!

  张绍祖仍然打着哈哈,其实就是打探老胡给毛师爷的价码。知道毛师爷参与其间,他心中有了底气。

  张绍祖顺势交代说:老刘啊,你一定要告诉老胡,咋着也不能亏待毛师爷。这可是生死攸关的人命大事儿,万万不可儿戏。庄田财帛算啥?命才是最值钱!钱是龟孙,没了再拼!没了命的话,啥球事儿也弄不成!

  刘学太虚与搭话,瞅个空隙,抱拳说道:张书办稍候,俺去老胡家一趟,把那个事儿办妥当!

  

  张绍祖笑得一脸灿烂,点点头与刘学太告别。

  人入了大牢,就好似鸟儿囚在笼子里。

  上上下下都打点了一遍,胡体安扳着指头算算,前前后后可没少费银子。这几天,他觉得自己跟孙子似的,见人就赔笑脸,见人就往人家兜里塞银子,好像老胡家犯了贱,家里的银子堆成了山,要散尽家财似的。

  最要命的是,人分三六九等,事儿分轻重缓急,不同的人要有不同的应承,要奉送不同的份额。

  关紧人物的银子断不能给少了,少了人家嫌礼轻,人家不但不上心,还会使绊子找纰漏,把事儿搅黄。

  无关紧要之人不能多给,也就是给个封口钱,只要他不出去胡咧咧,就是烧了高香!给多了,反而引起这些边缘小人物的攀比,茶余饭后没个把门儿的胡沁一通,散布的满街满巷都是闲言碎语,那就不好收拾了。

  诸事料理停当,胡体安不觉松了口气。几天来,这件事搞得他身心疲惫,终日里神不守舍,如今王树汶那小子人已圈在大牢里,他就想放松一下自己。

  他有两房媳妇,长房是发妻,已是人老珠黄,搂在怀里毫无情趣,两人也就很久没在一起居住,更无夫妻情事。好在妻子生有二男一女,女人家为人也敦厚,又有些治家的本领,把胡家里里外外调理得有条不紊。

  (未完,明日精彩继续)

  

  【作者简介】君山,本名赵俊锋,河南鄢陵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河南作家协会会员,河南戏曲学会会员,鄢陵文联原主席,鄢陵作家协会主席,出版有多部着作。

  1、本文由作者授权发表,文责作者自负,如有侵权,请通知“老家许昌”今日头条号立即删除。本文作者观点不代表“老家许昌”今日头条号立场。

  2、文图无关。文中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摄影者或原制作者所有,在此表示诚挚的感谢。本文所用图片如有侵权,请通知本公众平台立即删除。

  3、“老家许昌”版权作品,转载或投稿请发邮件至 。

  爱许昌老家,看“老家许昌”。 老家许昌,情怀、温度、味道!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同样是发酵茶,普洱熟茶和红茶有何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