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在线

阿里巴巴首轮投资人谭秉忠重出江湖:下一个时代大机会是“智慧小镇”

?

当移动互联网浪潮消失后,“工业互联网”时代仍然喜忧参半,投资者的最大机遇在哪里?谭炳中的答案是:城市互联网。

B炳中,宜奇资本董事长兼创始合伙人。关于拥有近30年投资经验的香港人,最重要的标签是两个:富达亚洲风险投资(FAV)合伙人,第一批阿里巴巴投资者。 36氪最近获悉,以谭炳忠为首的陌生资本最近宣布与房地产和风险资本咨询公司Lioncrest Global合并。重组后的新基金将针对高科技和新房地产,并决心在中国建设10个智慧城镇。

“六分钟决定投资马云”的戏剧性故事使孙正义成为当今世界上最杰出的投资者之一,而谭炳忠对阿里的投资实际上比孙正义领先了三个月。 1999年10月,当谭炳忠以自己的名义参加富达时,富达亚洲,高盛和新加坡政府科学技术发展基金共同向阿里投资了500万美元(这是阿里吸引的第一家机构投资者)。这项投资在亚洲。

在很大程度上,正是从这项投资中,最初在美元私募股权公司工作的谭炳忠决定于2002年加入富达亚洲,作为创始团队成员成立北京办事处。自加入富达以来,谭炳忠已将家人从香港搬到北京,因为他坚信“未来的巨大机遇必须在中国发生。”

谭炳忠坚信“投资是长期的关系”的概念。这无疑在富达之前的投资中得到了揭示:对阿里的投资已经进行了20年,并且仍然持有股票;对亚信的投资已经有22年了,并且已经增加了一轮以上的投资;保真度是美国最长的。投资超过40年。这是风险投资人最难以想象的持有时间,但在谭炳忠和富达看来是稀疏的。一方面,富达“用自有资金投资,不关心短期收益”,谭炳忠认为,这一点更为重要。 “持之以恒的想法”:“我们的理念是从支持的第一天到结束都投资于一家公司,而不是短时间争夺。最好的投资可能是'永不退出'。”

在谭炳忠领导的十多年来,富达亚洲已投资了诸如亚信,软通动力和药明康德等明星公司。但是,到2012年,中国大量的VCPE出现了增长,风险投资市场陷入了混战。谭炳忠意识到“在红海市场上,传统的投资方式将不可避免地失败”,因此他决定离开富达并开始思考。从零开始,我将进行投资。”在接下来的三到四年中,他用自己的钱进行了很多投资来“发掘感觉”。直到2016年,他一直坚信“投资不是金钱的游戏,而是人类的游戏。”

这个“顿悟”促进了谭炳忠开始新的投资生涯:他与数十位投资者建立了“社区”,“有钱可以一起赚钱”特别是,这些投资者之友不仅成为了谭炳忠的出资人(而且被称为LP),但也成为他的外部顾问和智囊团,提供适当的投资目标,他本人也成为这种生态的“建筑师”。

拥有资金后,在哪里可以找到资产?谭炳忠告诉他,城市互联网是他最有前途的未来地区,具体的登陆方式是“智能城市”。

如何理解谭炳忠的“智慧小镇”?简而言之,它可以看作是“科学园的放大版”,“但是科学园在白天是中央商务区,在晚上是幽灵城”,而智慧城市应该具有诸如工作,业务和生活。在此之前,云起镇和雪浪镇是非常有代表性的现有案例,但是谭炳忠计划的未来智能镇将进一步利用边缘计算,人工智能,物联网等先进技术。

听起来,这似乎是一个“过分宏大”的概念,甚至不像是一家投资基金所能参与的游戏。谭秉忠也对36氪坦承,依靠他们一己之力当然无法完成智慧小镇的建设,他希望的是通过联合各路资本、具有影响力的科技公司共同打造智慧小镇,而一奇资本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是“攒局者”和“规划师”。

进一步拆解,智慧小镇主要包括高科技与房地产两方面 事实上,根据谭秉忠的计划,未来募集的资金也将有一半用于5G、科技、物联网等领域科技公司的投资,以实现必要的数字基础,其余部分则用于房地产开发。对于前者,一奇资本将以投资或邀请入驻等方式来实现合作联动;而对于房地产,谭秉忠表示一奇的出资人中有相当一部分是房地产家族,对此颇有经验,但他们希望未来小镇内的房地产更像是一个产品,而不再是简单意义上的不动产,从而形成的新的资产族类,“就像智能手机一样,未来的地产也是智能地产”。

目前,一奇资本已经参与多个智慧小镇的建设启动中,计划在未来十年建成10个智慧小镇。另外,他们还在募集一期总额为10亿美元的“英雄基金”。

“独食难肥”是广东话中的一句古语,意指大家一起参与才能把蛋糕做得更大。在采访中,谭秉忠多次向36氪提到这四个字。他说这是他做投资近30年得到的最大真理:“不仅要和CEO们共同成长,也要和一群志趣相投的同行们一起赚钱”。或许从这个层面也就更能理解谭秉忠构想中的一奇资本:“不应该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投资机构,而更像是一个生态系统,聚集更多的人一起来做更大的事。”

(责任编辑:DF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