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在线

债市资产荒进入下半场 可转债配置价值凸显

?

(原标题:将债务市场资产短缺纳入可转换债券配置价值的下半年突出显示)

在西宁举行的“橄榄球基金四个季节论坛(秋季)”论坛上,富国银行基金的追偿团队认为,由于追逐安全资产,债券市场将再次出现资产短缺和低利率的情况。价格可能会持续很长时间。随着市场风险偏好的逐渐提高,有可能将重点放在中期中型信用债券和可转换债券的投资机会上。

“利率债券和高等级信用债券收益率自2018年以来已降至历史低点。中央企业和地方国有企业的信用息差分别下降了22BP和34BP,而私人企业的信用息差企业数量增加了101BP。”收入和投资部基金经理吴磊认为,资产短缺已经成为当前这一轮债券实力的主要逻辑。

他认为,资产短缺的根本原因是实物融资需求下降,房地产融资收紧等,导致金融资产供给不足。整顿金融秩序后,金融机构的债务面相对稳定,但风险偏好急剧下降,对竞争的追求相对较低。高风险,高流动性的资产。

这一轮资产短缺与2015年至2016年的资产短缺有何区别?吴磊从三个维度进行了分析。首先,从2015年到2016年,财富管理的规模迅速扩大。该银行通过扩大其点对点负债来实现自我运营。除了自己的配置外,它还允许大量的流动性通过分包业务流入非银行机构,以偿还债务。刚性回报率要求只能通过质押式回购,杠杆产品等来放大,回购交易规模猛增,隔夜回购的比例高达90%,债务方的无序扩张被掩盖了。央行收紧流动性的危险。在这一轮资产短缺的情况下,央行将在2017年加强对资产管理行业的监管,清理渠道业务。此外,尽管基金利率中心不高,但波动性有所增加,但金融机构的杠杆比上一轮显着下降。

第二,上一轮资产荒中融资需求回落具有明显周期性,制造业受制于产能过剩,房地产被高库存拖累,使得融资需求全面回落,但随着棚改政策推进和外需回暖,房地产库存明显下降,制造业投资也有所回升,融资需求周期回升。本轮主要受制于结构性去杠杆政策,房地产行业库存较低,有较大的补库动力,融资需求不弱,但融资渠道全面收紧,基建扩张乏力也主要是受限于新增隐性债务约束。

第三,上一轮资产荒中,货币政策主动宽松,4次降准、5次降息,7天逆回购利率维持在2.25%的低位 。本轮货币政策则相对克制,2018年以来的降准多为定向降准,7天逆回购利率2.55%,也明显高于上一轮。

“本轮资产荒还有下半场。目前6个月理财产品收益率与3年AA+中票收益率倒挂时间为1年,倒挂幅度约50BP,均只相当于上轮的一半,低利率可能会维持较长时间。”他说。

未来债券市场的投资机会在何处?武磊认为,尽管风险偏好很难回到2016年的水平,但资产端收益率下滑会倒逼市场风险偏好的逐步提高,可以逐步关注中等期限中等评级信用债的投资机会。

富国基金固定收益投资部基金经理张明凯则将目光瞄准了可转债市场。他认为,在低利率环境下,“固收+”再次受到关注,但关于“加”什么,以及如何参与十分重要。从历史经验来看,差之毫厘则谬以千里。

多个品类的组合中,张明凯认为,转债的可操作性更强。一方面,目前转债性价比较为突出,货币市场流动性持续宽松引导利率下行,货币基金、银行理财等收益率明显下降,转债买入持有的机会成本较低;另一方面行业轮动的机会始终存在,虽然目前转债绝对价格已经达到110元,但行业间景气差异显着,这一差异也直接反映在转债价格上,对于景气在相对底部,且当前已经出现转暖可能的行业标的,转债风险收益比较为突出。

此外,转债格局较为友好,未来转债新发速度可能赶不上转股节奏,转债品种在市场巨大的需求下反而存在缩量可能,其内在价值有望被进一步提升。

证券之星app下载

标签:

信用利差

可转债

杠杆化

理财产品

债收益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