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在线

最好的余生:身上无病、心中无事、有人相伴

  卡娃微卡2019.9.17我要分享

  前半生,我们追名逐利,起朱楼、宴宾客、娶娇娥,有泪、有笑、有夜不能寐。兜兜转转、忙忙碌碌了几十载春秋后,经历了命运的起落,看懂了得失成败自有定数,我们慢慢褪去浮躁,开始寻找内心的自恰和灵魂的安顿。抛开“欲望”,给生活这棵树做修剪之后,才发现:赚钱多少、成就大小,都只是给外人看的风景,真正的“富足”,是生活中那些微小的幸福。身体棒,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吃什么就能吃得下;

  心情好,没有琐事破事打扰,知足常乐整天笑哈哈;有人陪,少年夫妻成老来伴,炉边灶台还看花赏月想来,这便是最好的余生了。

  身体健康,是余生最重的责任

  哲学大师斯宾诺莎说:“保持健康是做人的责任。”但这项责任很多人履行得不够好。热播剧《小欢喜》中,温柔妈妈刘静,人到中年得了乳腺癌,小家庭顿时陷入了悲痛之中,所幸后来通过手术,病情好转,这才有机会陪伴儿子参加高考,免掉了人生一大遗憾;演员向佐,在综艺节目里自曝,自己每年的体检报告上,总是红字比黑字多,肾已经是70岁的功能了。图片为新闻报道中的发病率数据所以,趁现在还来得及,要开始好好善待“身体”这架机器。饮食上,要荤素搭配,要多喝热水,不暴饮暴食;行动上,要少熬夜,睡眠充足,坚持锻炼;情绪上,要多感恩、少抱怨,脾气小一点,笑声大一点。只有这样,才能在人生后半场,少一点在医院排队的时间,多一些尽享天伦之乐的美好时光。

  心里无事,是余生最好的追求

  法国思想家罗曼?罗兰说:“人们的烦恼迷惑,实因看得太近,而又想得太多。”有的人,因为对身边的大事小事凑得近、看得多、想得深,然后就较真、自寻烦恼,把生活弄得复杂多变,还把自己丢进纠结的旋涡里。周而复始之下,每天活的怨天尤人、郁郁寡欢。而有的人,有点迷糊,有点心大,不计较、不抱怨、不强求,平平淡淡,开开心心,把每天过得既简单又快乐,既充实又豁达。这种人,就能得到人生的大滋味。人生前半生,我们尝过了酸甜苦辣、经过了成败得失、亲历了世故人情,那么到了下半场,就应该把一切身外物,看淡、看开、放下。只有清除了杂念、心思澄澈,才能欣赏得到更多精彩的风景,减少遗憾。就像网上的一则小故事说的那样。失恋的年轻人很痛苦,去找禅师开示。禅师告诉他,人是需要修炼的,而修炼的方法,就是“饿了吃饭,困了睡觉”。年轻人有点不屑,认为这两件事平常得很,压根和“修炼”扯不上关系。禅师进一步解惑:“同样是吃饭,同样是睡觉,却有不一样的结果。凡人吃饭时,左顾右盼,想这想那,千般计较,万般思索;睡觉时,也是梦这梦那,思绪万千。

  而修行者不一样,他吃饭就是吃饭,睡觉就是睡觉,别无他念。原来,不困于事、不乱于心、顺其自然,随遇而安,就是人生的修行。确实是这样啊,我们这一辈子,忙来忙去其实只为三件事:自己的事、他人的事和老天爷的事。后两件事,到了人生的下半场,我们就该放下不再参与了,因为,我们一天只有24小时,如果被其他事多耽误一秒,那我们快乐的时间,就会被浪费一秒。近代着名出版家邹韬奋说:“多愁多虑,多烦多恼,都是庸人自扰。”所以,想不通的事,做不到的事,或者得不到的人,就都放下、看开吧,做个“心里无事”的人,自然也就容易快乐。人生这一趟,来得不容易,去得也匆忙,愿后半场:烦恼三千云烟散,活在今天,不庸人自扰。

  有人相伴,是余生最大的幸福

  网上有一段话,不太温情,却道出了“老来伴”的重要性:“父母的家永远是孩子的家,子女的家从来不是父母的家。生孩子是任务,养孩子是义务,靠孩子却是耽误!而真正陪你走到最后的只能是那个陪你历经沧桑的人。”确实,生命来来往往,越到下半场,人烟越稀薄。疼爱我们的父母,会老去;相亲相爱的兄弟姐妹,会各自忙碌;孝顺的儿女,也会远走高飞。余生,只剩下我们自己,和那个年少时一路走来的爱人,一日三餐、两手相牵、四目相对。热播剧《小欢喜》中,就有两对“风雨共担”的中年夫妻,一对是方圆与童文洁,一对是季胜利与刘静。方圆被裁员,童文洁用一句话定住了他的心神:“不是你能力差才失业,是你太优秀,公司容不下你。”后来方圆出去找工作,却屡屡碰壁,迫不得已打算去送外卖时,童文洁发自内心地心疼他:“我不想你这么辛苦。”当童文洁遭下属算计、上司骚扰,抗不下去时,崩溃得想立马辞职,方圆为她托底:“放心,我能养活你。”至于季胜利这对,就更令人动容了。刘静患癌,为了不惊动家人,自己一个人偷偷去住院,季胜利发现后,连夜飞奔到医院找她。当病房的门被推开,两个人默默对视,季胜利用眼泪表达担忧、心疼,刘静用眼泪表达害怕、感动。镜头下,夫妻之间的相濡以沫,流露得自然而绵长。美国作家塞林格曾说过:“有人认为爱是性,是婚姻,是清晨六点的吻,是一堆孩子,但我觉得爱是想触碰又收回的手。”人生后半场,爱从年轻时“想碰触又收回的手”,升华为细水长流、不离不弃。彼此在踏实中相爱相知,在互相扶持和尊重中善始善终,何其幸运。这种“一生一世一双人,相伴到老不离分”的笃定,就是余生最大的幸福了。“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余生,当我们身上无病、心中无事、有人相伴,便能以最大幸福的状态,去看世上最美的风景。

  收藏举报投诉

  前半生,我们追名逐利,起朱楼、宴宾客、娶娇娥,有泪、有笑、有夜不能寐。兜兜转转、忙忙碌碌了几十载春秋后,经历了命运的起落,看懂了得失成败自有定数,我们慢慢褪去浮躁,开始寻找内心的自恰和灵魂的安顿。抛开“欲望”,给生活这棵树做修剪之后,才发现:赚钱多少、成就大小,都只是给外人看的风景,真正的“富足”,是生活中那些微小的幸福。身体棒,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吃什么就能吃得下;

  心情好,没有琐事破事打扰,知足常乐整天笑哈哈;有人陪,少年夫妻成老来伴,炉边灶台还看花赏月想来,这便是最好的余生了。

  身体健康,是余生最重的责任

  哲学大师斯宾诺莎说:“保持健康是做人的责任。”但这项责任很多人履行得不够好。热播剧《小欢喜》中,温柔妈妈刘静,人到中年得了乳腺癌,小家庭顿时陷入了悲痛之中,所幸后来通过手术,病情好转,这才有机会陪伴儿子参加高考,免掉了人生一大遗憾;演员向佐,在综艺节目里自曝,自己每年的体检报告上,总是红字比黑字多,肾已经是70岁的功能了。图片为新闻报道中的发病率数据所以,趁现在还来得及,要开始好好善待“身体”这架机器。饮食上,要荤素搭配,要多喝热水,不暴饮暴食;行动上,要少熬夜,睡眠充足,坚持锻炼;情绪上,要多感恩、少抱怨,脾气小一点,笑声大一点。只有这样,才能在人生后半场,少一点在医院排队的时间,多一些尽享天伦之乐的美好时光。

  心里无事,是余生最好的追求

  法国思想家罗曼?罗兰说:“人们的烦恼迷惑,实因看得太近,而又想得太多。”有的人,因为对身边的大事小事凑得近、看得多、想得深,然后就较真、自寻烦恼,把生活弄得复杂多变,还把自己丢进纠结的旋涡里。周而复始之下,每天活的怨天尤人、郁郁寡欢。而有的人,有点迷糊,有点心大,不计较、不抱怨、不强求,平平淡淡,开开心心,把每天过得既简单又快乐,既充实又豁达。这种人,就能得到人生的大滋味。人生前半生,我们尝过了酸甜苦辣、经过了成败得失、亲历了世故人情,那么到了下半场,就应该把一切身外物,看淡、看开、放下。只有清除了杂念、心思澄澈,才能欣赏得到更多精彩的风景,减少遗憾。就像网上的一则小故事说的那样。失恋的年轻人很痛苦,去找禅师开示。禅师告诉他,人是需要修炼的,而修炼的方法,就是“饿了吃饭,困了睡觉”。年轻人有点不屑,认为这两件事平常得很,压根和“修炼”扯不上关系。禅师进一步解惑:“同样是吃饭,同样是睡觉,却有不一样的结果。凡人吃饭时,左顾右盼,想这想那,千般计较,万般思索;睡觉时,也是梦这梦那,思绪万千。

  而修行者不一样,他吃饭就是吃饭,睡觉就是睡觉,别无他念。原来,不困于事、不乱于心、顺其自然,随遇而安,就是人生的修行。确实是这样啊,我们这一辈子,忙来忙去其实只为三件事:自己的事、他人的事和老天爷的事。后两件事,到了人生的下半场,我们就该放下不再参与了,因为,我们一天只有24小时,如果被其他事多耽误一秒,那我们快乐的时间,就会被浪费一秒。近代着名出版家邹韬奋说:“多愁多虑,多烦多恼,都是庸人自扰。”所以,想不通的事,做不到的事,或者得不到的人,就都放下、看开吧,做个“心里无事”的人,自然也就容易快乐。人生这一趟,来得不容易,去得也匆忙,愿后半场:烦恼三千云烟散,活在今天,不庸人自扰。

  有人相伴,是余生最大的幸福

  网上有一段话,不太温情,却道出了“老来伴”的重要性:“父母的家永远是孩子的家,子女的家从来不是父母的家。生孩子是任务,养孩子是义务,靠孩子却是耽误!而真正陪你走到最后的只能是那个陪你历经沧桑的人。”确实,生命来来往往,越到下半场,人烟越稀薄。疼爱我们的父母,会老去;相亲相爱的兄弟姐妹,会各自忙碌;孝顺的儿女,也会远走高飞。余生,只剩下我们自己,和那个年少时一路走来的爱人,一日三餐、两手相牵、四目相对。热播剧《小欢喜》中,就有两对“风雨共担”的中年夫妻,一对是方圆与童文洁,一对是季胜利与刘静。方圆被裁员,童文洁用一句话定住了他的心神:“不是你能力差才失业,是你太优秀,公司容不下你。”后来方圆出去找工作,却屡屡碰壁,迫不得已打算去送外卖时,童文洁发自内心地心疼他:“我不想你这么辛苦。”当童文洁遭下属算计、上司骚扰,抗不下去时,崩溃得想立马辞职,方圆为她托底:“放心,我能养活你。”至于季胜利这对,就更令人动容了。刘静患癌,为了不惊动家人,自己一个人偷偷去住院,季胜利发现后,连夜飞奔到医院找她。当病房的门被推开,两个人默默对视,季胜利用眼泪表达担忧、心疼,刘静用眼泪表达害怕、感动。镜头下,夫妻之间的相濡以沫,流露得自然而绵长。美国作家塞林格曾说过:“有人认为爱是性,是婚姻,是清晨六点的吻,是一堆孩子,但我觉得爱是想触碰又收回的手。”人生后半场,爱从年轻时“想碰触又收回的手”,升华为细水长流、不离不弃。彼此在踏实中相爱相知,在互相扶持和尊重中善始善终,何其幸运。这种“一生一世一双人,相伴到老不离分”的笃定,就是余生最大的幸福了。“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余生,当我们身上无病、心中无事、有人相伴,便能以最大幸福的状态,去看世上最美的风景。

——